让农业技术传播更有效率,农技推广让种地更简单

威斯尼人 1

我国农村青壮年很少留村务农,大部分农村务农人群平均年龄在50岁上下,受教育程度低,使用智能手机获取互联网上的农业信息比例还不够高。一家一户的小农生产从业人员数仍然占我国农业人数80%以上,短时间内很难改变。

“互联网+”农技推广让种地更简单

农业是实体经济,源头是庄稼地,需要从产业链最前端的作物种植上把控,从产地的农业经营技术服务出发,做好管理和服务。产地管理更重要的也是更容易市场化的就是农业的科技化。真正科学的农业技术手段可以在农业各个环节促进效率的提升,比如帮农民优化土壤质量,向其推广经济效益好、营养价值高的农作物产品,种植过程中田间实地管理,提高病虫害防治能力,农产品销售渠道优化等。按照互联网的运营思维,如果每个环节上都优化10%,效果将会非常惊人。

威斯尼人 1

美国等农业发达国家,整个农业产业链趋于商业性的分工合作。美国的农技服务公司提供从种子、农药、化肥、灌溉设备,大型机械、金融、服务等连带技术上门服务,在提供硬性产品的同时,会将植保、预测、防控等软性服务同时植入。在服务过程中,农技服务企业可以合理收费。

信息技术应用广,农田丰收更轻松。图片来源:百度图片

但在我国,农技服务的渗透面临着很多问题。传统农业技术推广人员普遍缺乏积极性,服务意识不到位,专业知识水平低,缺乏现代化科技设备和工具。农民文化程度较低,对农业技术推广接受程度差,且居住分散,信息交流非常落后,对现代化种植手段和新型作物缺乏足够认识。

威斯尼人,■本报记者 张晴丹

因此,我国农村发展电商最缺的是人才。如果只靠政府的外力推动,在村子里建点,教给农民一些基本的应用技术,而没有使农民得到实惠,培训往往就是走过场。农民最讲实际,一旦学有所获,“获”能变利,就会增强从业的主动性。像“付老师种植技术团队”这样的农技服务项目,如果能不断优化服务,下沉到田间地头,真的帮农民有所增收,就有可能开启付费商业模式——虽然他们目前还没有这样做。不管如何,想让精打细算的农民付费没有那么简单。

“轻轻一按,各种关于种地的专业信息信手拈来,还可以在线与农业专家交流学习,实时掌握疫病灾情……”这种简单、快捷的种地模式不再是梦。近年来,互联网日益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先导力量,深刻地影响着人们的生产生活,有力地推动着社会的发展,信息化浪潮同时也为农业发展带来了重大机遇。

总的来说,互联网可以把农业科技知识储存得更完善,传播得更高效,提高新一代技师、农户的学习效率,而不是每一代人都需要自己摸索从零积累。“互联网+”时代的红利尚在,谁抢先一步,谁就有优势占领市场。

农技推广是农业生产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信息技术是提高农技推广效率的重要手段。12月17日,由中国农业技术推广协会主办的2016“互联网+”农技推广服务高层论坛在北京举行,共同探讨农技推广服务事业的发展与未来,旨在实施“互联网+”行动以提升农技推广能力。

一直以来,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和各级农业推广机构在“互联网+”农技推广信息化服务方面进行了很多探索,相关科研院所以及社会企业也积极参与进来,多地取得了可喜进展。农技推广信息化服务将搭上“互联网+”驶入快车道,更好更快更科学地为农业服务。

农业技术推广是指向农民提供技术、知识、信息,并了解需求,提高农民的素质和技能,改变农民的态度和行为,最终将农业技术转化为农业实际生产力的一种农业信息交流活动。

“在实际当中,任何一项具体的农技推广活动都有三大要素,即推广技术内容、推广方法、受众体。内容与方法的有效结合是推广工作成败的关键,也是影响推广工作效率的主要原因。”国家农业信息化工程技术中心主任赵春江指出。

然而,以往传统的农技推广方式相对比较单一,也存在一些实际问题。过去,农村里经常看到农技人员背着一堆书挨家挨户地给农民传达农业技术和知识。“书是死的,天气是变化的,每年的生产场景也不尽相同。靠这些书,农民的生产很难适应变化情况。”赵春江表示。

“要灵活!”这是从事农技推广服务的专家共同的感受,也就是要把服务的内容数字化,建立因变因需的服务内容。

此外,全国从事农技推广工作的大约100有万人,“农技推广的队伍素质需要进一步提升,另外,缺乏先进的推广手段,推广效率不高,缺乏有效的知识和技术载体。”赵春江说。

服务需求的不断变化也给农技推广带来了挑战。“比如有服务对象的多元化,各种新型经营主体,产业产品不同,技术服务也不同;服务需求的复杂化,不再是传统种养,出现了新产业新业态新技术;服务机制的多样化,不是过去买卖技术,而是物化技术等。”农业部农村合作经济经营管理总站站长、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副司长王乐君说。

专家认为,从长远角度讲,信息技术贯穿于现代农业发展过程中,对建立现代化农技推广体系具有重要作用,对农业技术推广、农民行为改变、农业技术扩散将起到非常重要的引领性和支撑性作用。

“互联网大数据的应用大幅度提高集约化程度,更集中地运用现代管理技术,集合人力、物力、财力等管理生产要素,节约投入成本,使农业经营主体的经营、家庭农场的经营由浪费转为节约,由缓慢转为高效。”农业部原常务副部长、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尹成杰表示。

当前,农技推广信息化受到了广泛关注,在建立农技推广资源库、农技推广服务平台等信息化建设工作上取得了积极成效,也涌现了一批典型和好的模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